莱芜 [切换站点]
热门站点
好店入驻
微信扫一扫打开
入驻好店
发布信息
微信扫一扫打开
发布信息
首页  >  有奖爆料  >  第11章 造反ing
第11章 造反ing
浏览:1233    刷新:2018-09-15 17:33
 : 
一双筷子引发的灭国惨案

叫人造反,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古往今来都是如此。就比如今天在微信群里那些天天大声疾呼,对社会各种不满,高呼要建立民主社会的人,你真让他上街集体“散散步”,估计至少有90%的人,立刻会找各种借口推脱,你如果让他到政府门口去静坐示威一下,估计又有90%的人消失不见,如果你让他抱着炸药包,去进行暴力革命,估计全中国也找不出几个人来。


因为说说是一回事,实际去做又是另一回事,所有的人心里都有一杆秤,干这事儿轻者被拘留,重者要坐牢,说不定还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了,这种九死一生的事,除非脑子有包,正常人绝对不会去实践一把,因为投入和产出实在是不成比例,大概率你都会碰的头破血流,粉身碎骨,只怕最后连一副全尸都落不着。


现代文明社会尚且如此,古代封建社会那就更别提了,造反可是要灭九族的事,不是随便谁在你耳边忽悠几句,你就会听进去被人当枪使的。所以,白彦虎想要煽动170万陕西穆斯林造反,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事。


陕西的穆斯林,和地处甘肃宁夏的新教相比,他们信奉的教旨并不是很极端,洗脑的强度不够,不足以让他们为了信仰就舍身忘死,而且话也说回来了,如果他们信奉的教旨很极端,那早就被清政府给禁止了,就像清政府对新教所做的那样。


再说了,陕西到了清代,虽然经济发展已经远远落后于南方各省,可是在西北地区,比比甘肃宁夏,那还是过得有滋有味儿的,至少大家能吃得饱饭,不用动不动就外出逃荒。


既然吃得饱饭,那就有一条活路,而造反最理想的后果,无非就是过得更好一点,从吃包谷面糊糊变成了鸡鸭鱼肉,从住茅屋草房变成了砖墙瓦房,从娶村里脚大手粗的翠花姑娘,变成了城里细皮嫩肉的莺莺小姐,吸不吸引人?当然吸引!可是和掉脑袋,灭九族相比,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一点,所以你让他们想想是一回事,实际去做又是另一回事。


所以当年在北京,金爷把教主的想法告诉白彦虎的时候,希望他合作的时候,白彦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,这事儿办不到啊!


不过金爷也告诉白彦虎说,如果你和教主两个人联手,那一定做得到,教主是这近百年来,穆斯林中的第一奇才,他上通天文,下知地理,统揽全局,运筹帷幄,放在朝廷里头,那也是宰相之才。


而白彦虎你这个人,虽然年纪轻轻,但是老成持重,深谋远虑,擅长组织实施,有统领之才,是能干的经世之臣,不亚于当世的第一名臣林则徐。但是朝廷不识货,埋没了你这个人才,虽然你也在朝廷为官,但是你这个出生,注定了你将来上升空间有限,所以要做一番大事业,你得和教主联手,才能大展宏图。


这话听起来像是吹捧拉拢,但实际上他说的真是一个事实。很多年以后,左宗棠评价参加西北穆斯林叛乱的各个首领,唯一忌惮的,就是教主和白彦虎,如果没有这两个人,根本就不会有这一场腥风血雨,而且史书上最后留下名字,让人印象深刻的,也只有这两个人,所以金爷没有看错,白彦虎确实不是等闲之辈。


不过这一切都是后话,回到当时,白彦虎没有感到一丝轻松,他已经做了很多事儿了,可是老教的头面人物们,没有一个要反的意思,当初金爷给他说过,要想让他们反,一定要把他们逼到绝路上去。


他曾经问过金爷,朝廷目前对穆斯林的政策,不可能把他们逼到绝路上去,这该怎么办?金爷当时看了他一会儿,然后冷冷的说道,朝廷如果不把他们逼到绝路上,那只有我们自己把他们逼到绝路上,为了建立伊斯兰国,我们要做出一点牺牲。


所以回到陕西以后,他开始了不停的挖坑,就是要把老教逼的坑里去,让他们无路可走。为了达到这一点,他想出了各种办法,不停的挑拨老教和汉人之间的关系,他利用教主提供的资源,又是编民谣,又是贴传单,甚至还虚构了一个朝廷要对穆斯林动手的话题,可是这帮人还是无动于衷,现在,他必须要加码了。


陕西这个地方,民风素来彪悍,一句话不合,可能一个板砖就直接甩了过去,绝对不会像南方那样,能吵上几个钟头,双方也绝不动手。所以瑛棨招募团练的命令,立刻得到了广泛的响应,一来是大家一向喜欢标榜自己勇猛,这时候国家有难,叫你出力,你不去,怕别人笑话自己胆小,二来也是因为,陕西承平已久,民众并不知道战争的残酷,所以各地民众都踊跃报名,一个个都把上战场看成了升官发财之路,想得很美,乡绅们也纷纷出钱赞助,好趁机捐个功名。于是陕西各地的精壮,络绎不绝的奔向了西南前线。


而就在这个氛围之下,四散开来,正在回家的穆斯林团练就显得特别扎眼。而且这帮人居然都没有骑马,让大家联想之前的传言,觉得这些人确实有异心,根本就没有守卫家园,报效朝廷的意思。


陕西这个地方,虽然比不上塞外,可是乡村中马匹的数量,也远远多于南方。但是白彦虎特意叮嘱了那些穆斯林乡绅们,让他们带穆斯林前往战场的时候,千万别骑马,这样才能慢慢走,当时这帮人听着,觉的有理,也就纷纷照办,可是他们没有想到,白彦虎要的是另外一个效果,让人人都看得出来,陕西的穆斯林和大家不是一条心。


于是这回去的路上,冲突也开始不断的发生,不仅仅奔向前线的团练们,指责这些后退的穆斯林,骂他们怂货,孬种,贪生怕死,而且语气激烈的,甚至扬言打完了仗以后,要回来收拾他们。而且沿途的百姓,也拒绝向他们提供帮助,用嘲讽,怒骂和口水来迎接他们,个别落单的还被人暴揍黑打一顿。


于是这群穆斯林的心理阴影面积,突然暴增到了无限大,他们越来越发现,白彦虎他们说的是对的,官府和汉人们,真的要对他们动手了。


当然,这还不够,白彦虎还要给他们加上最后的一根稻草,彻底压垮他们。白彦虎飞快的离开了前线,然后去了西安城,接着又回到了穆斯林的聚集区,他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,官府说了,穆斯林团练的影响太过恶劣,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,要想摆平这件事情,至少得出100万两银子。


当然,这都是白彦虎编的,可是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,即没有微博微信,也没有电视报纸,人们获得消息的途径只能是道听途说,再加上穆斯林群体本来就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,消息就更加闭塞,而白彦虎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阿訇,就好像基督教里的神父那个地位一样,是绝对的正直诚实的,所以他说什么,他们也只能信什么了。


这足以把所有的穆斯林的头面人物们给逼疯了,即使最不想反的人也崩溃了,陕西一年的税银收入也不到200万两左右,让穆斯林的头面人物拿100万两出来,这就是倾家荡产也办不到啊。


而且白彦虎说了,这是官府的底线,满足不了,一旦仗打完了,那就要大军云集,包围穆斯林的聚集区,治他们中一些人的罪。于是有人问,要不我们现在赶快组织团练上前线,将功补过行不行?但是白彦虎泼了他们一盆冷水,晚了,官府不认了。


看着这群人失魂落魄的样子,白彦虎终于开心了,他的努力没有白费,只要再轻轻的推一把,这帮人就要全体掉到坑里了。现在,只需要一个导火索,这个火药桶就会爆炸了。


而白彦虎他们早已把火药撒满了整个陕西,到处都是易燃物,而火星,那自然也是不缺的,暴风雨就要来临了。


扶王陈得才的全军已经出了山区,全部进入了关中平原,他只用少量的先锋兵力,就击败了陕西的正规军主力,而且又有穆斯林带路,四处当内应,这让他相信,只需吹灰之力,他就可以荡平陕西。


他的这个判断,绝对是正确的。虽然陕西各地的团练纷纷向前线集中,但那些都是乌合之众,装备又差,不管他们多么的好勇斗狠,和他这支久经战阵,装备了大量洋枪的精锐太平军相比,实在是不堪一击。


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噩耗不期而至,他派出去的探子,给他带回了两条消息,让他感到天旋地转,差点懵了。


多隆阿攻破了合肥城,陈玉成率残部突围,危在旦夕。曾国荃兵临南京城下,京城岌岌可危。天王的诏书已经送到了他的面前,他知道不到万不得已,天王一定不会千里迢迢的调他回京,看情势,他必须马上回兵,一刻都不能耽误,可是眼前这块肥肉,难道就这么放弃了吗?


寿州城外,苗沛霖的弟弟和陈玉成两个人谈笑风生,互诉旧情,好不快活。走到了城门前,苗沛霖的弟弟,请陈玉成先入,因为他是贵客,又是大英雄,自己无功无能之辈,不能和陈玉成并驾而入,不然他哥哥会怪他对陈玉成不敬,拿他问罪。


双方推脱了一阵,一看主人这么热情,陈玉成也觉得恭敬不如从命,于是就一扬缰绳,匹马在前,几个亲兵在后,昂首挺胸的进入城门。


陈玉成走进了城门,但是多年的作战经验,让他不用回头就知道,苗沛霖的弟弟没有跟着上来,不由得心中忽然一楞,再用余光一瞟,城门边上的礼兵,看自己的眼神不对。


电光石火之间,他一下子反应过来,不好,中计了,于是他猛的一回马头,狠狠的抽了马屁股一鞭子,就要向城外冲出去。


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他的马没跑两步,就已经被士兵用长矛扎倒,他自己也在惯性的作用下,从马背上飞了出去,摔在地上,立刻就被一群人按在地下,五花大绑了起来,几个亲兵也被人斩于马下。


陈玉成奋力挣扎着抬起了头,看见苗沛霖居然就在眼前,他正要破口大骂,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破布塞进了他的口中。


城外,十多天来风餐露宿的太平军,看见满桌的美酒佳肴,早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一坐下来就狼吞虎咽,开怀畅饮,不多一会儿,好多人已经酩酊大醉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听到城头一声炮响,大家正在纳闷时,四周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了大群的骑兵和步兵,蜂拥而至,一场血腥的大屠杀开始了,没有一个人幸存。


陈玉成再次为他的错误决策买了单,不久之后,他被苗沛霖献给了胜保,胜保亲自审问了他,企图让他认罪投降,陈玉成在最后时刻,表现出了一个血性男儿的本色,他痛斥胜保,宁死不降,最后被凌迟处死。


陈玉成的死,导致了太平天国的最终失败,虽然他们最后还撑了两年,但是那已经无关轻重了,自从穆斯林来到了陈玉成的帐下,说动了他发兵西去的那一刻,太平天国的命运就已经注定。


由于陈玉成派兵西征,导致南京西侧的太平军兵力空虚,曾国荃可以放心东进,最终调动了李秀成率领30万大军回南京增援,给了李鸿章和左宗棠战略喘息的机会,让他们有时间积蓄力量,在英法军队的配合下,最终收复了当时的中国经济中心浙江,扭转了力量的对比,最终平定了太平天国运动。


不知道陈玉成在走上刑场前的那一刻,是否又想起了那句谚语,“穆斯林的饭吃的,话听不的。”但是,他已经没有时间后悔了。而且他的这个举动,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,释放出了另外一个更可怕的魔鬼,这个魔鬼马上就要张牙无爪的走上舞台,给中华民族,带来无穷无尽的灾害。


似乎谁和极端穆斯林走在一起,谁就会被厄运笼罩。扶王陈得才和众将领商量了以后,也做出了一个错误决定,断送了太平天国的最后一丝希望。


他命令兵分两路,一路进攻潼关,出河南入安徽救援陈玉成,另一路直接从湖北渡长江,从背后截断曾国荃的粮道,进攻曾国荃,解南京之围。


听起来似乎是很不错的主意,可是他没有仔细想过,那么漫长的道路,等他走到安徽的时候,至少是一个月以后,黄花菜都会凉了。


而且另一路要翻过崇山峻岭,且不说补给困难,就算走到长江边上,可是你拿什么来渡江?你又没有船,数万大军,不是一两条小船就可以渡过长江的,再加上江面上又有曾国藩的水军封锁,难道你长了翅膀吗?


后来的事实证明,这些欠考虑的安排,最终导致了他两路失败,被清军困在群山峻岭之中,最终服毒自杀。


其实在那一刻,他应该做的,就是拿下陕西建立根据地,再图发展,凭借着手中的十几万大军,也许他还会有点机会,但是,他没有那种眼光,纵观整个太平天国运动,你会发现他们尽管猛将如云,但是没有一个帅才,一个个都是战术上的高手,战略上的白痴,所以最终失败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
火星终于碰了出来,有一群马上就要回到家乡的穆斯林团练,路过陕西华阴的时候,看到了一个竹园,砍了几个竹子,不知道是没有给钱,还是价格没有谈好,和竹园的主人发生了冲突。


由于陕西人的个性,双方几句话不合,立刻开打,由于穆斯林人少,自然吃了大亏,被打得抱头鼠窜,追击的人得理不饶人,一边追一边骂了一些侮辱性的语言,还提虚劲说,要杀光穆斯林。


当然,如果要放在平常,谁都知道,这只不过是说说而已,谁敢真的这么做,那是有王法制裁的。但是,现在白彦虎他们就等着这句话呢。


这几个人狼奔豕突,摆脱了追击。跑到了临近的穆斯林聚居区求救,而这里恰好就是田五的地盘,而田五早就在等着这个机会了。


于是田五立刻开始煽动,而在这一带,好多年轻人羡慕田五的经历,想和他去云南发财,都成了他的死党。这伙人早就跃跃欲试,现在机会来了,岂能放过?


由于各个穆斯林的村寨,按照和白彦虎的约定,早就武装了起来,于是田五带着人,打着报仇的名义,扛着大刀长矛,骑着马,就奔邻近的汉族村寨去了。


不过他并不是来报仇,而是来杀人的,他的目的是要把这件事闹大,逼所有的穆斯林都下水,这是白彦虎早就跟他商量好的。


汉族的村寨虽然人数众多,但是并没有准备,最多只有点儿菜刀,锄头,扁担,斧头之类,根本就打不过武装到牙齿的穆斯林,立刻被杀得哭爹喊娘,四散逃跑,没跑掉的人,不分老幼,哪怕是吃奶的孩子,都被杀了个精光。


穆斯林反了,消息迅速被传开,周围的汉族村庄,由于能打的都上了前线,剩下的都是老弱妇孺,听到消息,害怕穆斯林来攻打,立刻都往城里跑,于是城里的知县一看事情不好,立刻向省城汇报。


田五也派人四处联络,让其他穆斯林村寨一起反叛,但是除了那些从云南回来的人,带了一些死党,跑来参加他的队伍,和他一起开始动手,其他响应的村庄并不是很多,大部分的穆斯林还在观望。


瑛棨很快就得到了消息,真是怕啥来啥,现在手头的兵,都在和太平军对峙的前线,无人可调,他想起来团练使张芾是拍了胸口的,说他和穆斯林很熟,于是就把他喊来,让他去解决这个问题。


张芾其实也听到了这个消息,而且他还真的和穆斯林有点交情,他已经向西安城内的穆斯林退休干部马百龄打听了情况,通过他的关系,了解道真反的人并不多,于是就像陕西巡抚瑛棨打了包票,亲自去解决这个问题。


张芾为什么敢向瑛棨打包票?因为他通过马百龄的关系,联系到了穆斯林内部的一些人,再三追问之下,终于知道了他的手下,负责穆斯林团练事务的白彦虎,向穆斯林的乡绅们,撒的那个弥天谎。


这下张芾觉得自己有把握了,他心想,我既然知道了症结所在,只要向大家解释清楚,当面对质,打消了这些人的心理顾忌,让他们知道白彦虎这帮人骗了他们,那么白彦虎这帮人不仅仅闹不起来,如果顺利的话,还可以说动其他没有反的穆斯林,帮助朝廷一起镇压白彦虎田五这一帮人。


于是他让穆斯林退休干部马百龄,派人去通知渭河一带的穆斯林头面人物,到临潼附近的一个回庄谈判,他自己则带着一群比较有名望的官吏,这一带的父母官,有同州知府吕绅,知州陈曦,知县马毓华,朱双之,知县蒋若纳,还有穆斯林退休干部马百龄,一行人立刻出发前往临潼。


但是张芾没有想到的是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白彦虎这帮人,辛辛苦苦策划了这么久,怎么能让你就这么一下子给搅黄了呢?白彦虎托熟人打听到了他们路程安排,于是立刻派人带信给任五,让他务必拦住他们。


张芾赶到了临潼,知县缪树本,立刻给他们安排在县招待所,设宴款待,第二天一早,大家还宿醉未醒,田武带着数百人就已经赶到,撞破房门就开始抓人,知县缪树本带着几个保安还想阻拦,被田五一刀就砍在地上,知县蒋若纳想跑,也被人追上乱刀杀死。


但是田五并没有立刻杀张芾和另外几个人,因为这几个人还有一个重要的用途,几天之后,各地的穆斯林头面人物都赶到了,但是到了会议现场,他们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,因为他们被人逼着,去了另外一个地方。


那是一个荒郊野外的河滩边,任五和他手下的数百号人,举着大刀长矛,把前来开会的穆斯林头面人物,围在了人群中央,张芾和其他几个官员,一个个面青脸肿,也被押了上来。


除了这几个人,还有一个人也格外的引人注目,那就是任五的妻子和他正在吃奶的儿子,居然也在现场。


看见人来齐了,田五开始了长篇大论的演说,大意无非是三点,第一,我们为什么要造反?那是因为官府逼的,他们要杀光我们穆斯林,所以我们不得不反。第二,造反能不能成功?答案是当然可以,因为满清马上就要灭亡了。第三,造反成功了能怎样?大家就可以像杜文秀一样,建立一个伊斯兰国,穆斯林自己当家作主,汉人满人都得给我们当奴隶,我们的日子,就可以过得跟蜜一样甜。


说完了这些,听众自然鼓掌喝彩,因为周围的人都是田五的部下,其他各地的穆斯林头面人物,看见这架势,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,也不得不跟着鼓掌。


然后田五突然目露凶光,接着又说道。既然要造反,那就有进无退,谁也别想缩边边,看热闹,要生大家一起生,要死大家一起死。今天这几个狗官在此,每人都得杀他们一刀,谁要是不杀,我立刻就剐了他。


于是他扫视了一圈在场穆斯林头面人物,然后拿出了一张杀回帖,然后指着张芾说道,这个人说是来和我们谈判,可是却揣着一张杀回帖,所以我们就从他先杀起。


于是他拿起了一把刀子,走到张芾面前,一刀砍断了他一只手,张芾痛得惨叫不止,然后他把刀子递给了郝明堂,郝明堂上去搬开张芾的嘴,也是一刀,捅得他一脸鲜血,声音支吾不清,然后他把刀子递给了下一个人,每个人上来都刺了一刀,没有人敢拒绝,有几个人吓得尿了裤子,也被人推搡着,上前胡乱的砍了一刀,当最后一个人砍完时,张芾和其他几个官员,已经被切成了一堆尸块。


但是,任五接下来的一个举动,震惊了所有的人,他忽然走到了他老婆的身前,一把抓过了正在吃奶的孩子,使劲的往地下一甩,那个小孩立刻脑浆溅了一地而死,他的妻子一下子懵了,哭喊着扑上前,只见他手起刀落,一刀把他老婆的头砍了下来,没有人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。


接着他一个手提着他老婆的人头,另一个手倒提着死去婴儿,把它们拿到在所有的穆斯林头面人物面前展示了一圈,然后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狞视着众人,恶狠狠的宣布道:“所有的穆斯林,都要交一颗异教徒的人头上来,哪个人不交,我就杀哪个人,哪个村不交,我就杀绝哪个村,我把一切都献给了真主,有没有谁不相信我的?”


这一刻,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人性已泯灭,恶魔在狞笑。让我不解的是,很多年以后,居然有一些无耻的文人,歌颂任五的行为,说他是一个彻底的无产阶级革命者,愿意为农民起义献出了一切,那一刻,我真的无语了。


一小撮极端分子的苦心经营,终于成功了,陕西170万穆斯林,几乎全部被拉下了水,所有的穆斯林,一夜之间,都变成了恶魔,开始拿着刀,举着枪,疯狂的追杀那些一天之前还互相嘘寒问暖,相扶相助的邻里,短短的十多天之内,上百万无辜的满汉群众被杀,到处都是尸山,到处都是血海,陕西已经变得不是人世,而是一个魔鬼出没的十八层地狱。


这些死去的冤魂,直到今天还被人刻意的隐藏,没有人为他们公祭,也没有人追究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?我们天天都在说历史不能遗忘,但是为什么却故意要遗忘这段历史?


那一天,唯一一个幸存的人就是马百龄,他被要求回去组织西安省城内的穆斯林暴乱,但是他没有那么做,而朝廷和汉人,也没有因为他们是穆斯林,对他们进行报复,即使是西安城被穆斯林叛乱分子团团围住的那些日子,城内的2万穆斯林也受到了保护,财产和生命没有受到任何侵犯。


那些试图颠倒黑白,为这场人间浩劫洗白,宣扬是满人和汉人发动了种族清洗的人,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,是汉人也好,穆斯林也好,不管你的内心有多么的肮脏邪恶,去看看今天西安钟楼背后热闹的回民街,历史的一切,不辩自明,人性之中,还是有光明的一面的。


为什么我要花这么长的篇幅,用了几章来把这件事情的起因写的清清楚楚?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做过这个事情。我知道这样写,好像经常偏离主题,可能阅读起来不是体验很好,但是我只能这么做,其他方式很难发表,。


所有有关西北穆斯林叛乱的故事,都不愿意交代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,或者简单的说是一根竹竿引起的血案,只有本故事的后半截,没有本故事的前半截。


为什么截至目前为止的历史学家们,永远都不愿意解释,只有人口1/10的穆斯林,却能够突然之间集体发难,疯狂的屠杀人口占绝大多数的汉人,而汉人和朝廷却毫无还手之力?如果这是一起偶发事件,实在是无法合理的解释这一切,为什么如此显而易见的漏洞?居然却没有人愿意去填补。


所以我用了一些时间,去研究相关资料,发现很容易就能理出这个线索,开始我有点儿奇怪,这对搞历史的人是轻而易举,一点儿也不难的事,为什么他们却没有发现?但是后来我想清楚了,历史学家们也是人,他们也要生活,他们害怕丢了饭碗。


请原谅前面部分的血腥描述,但是这段历史确实无比的残忍,在后面我们尽量只提数字,不再提具体的情节,但是有些事实实在是绕不过去的,毕竟只有真相才能警示后人。


叛乱后的穆斯林,迅速组成了18个军事分队,被称作十八大营,主要的领导人有任五,郝明堂,白彦虎,洪兴,禹得彦,马世贤,马四元,马龙,马振河,马德友等等,然后迅速开始了攻城略地。


由于汉人和官府毫无防备,团练都在和太平军对垒的前线,穆斯林叛军旗开得胜,他们迅速的攻克了渭河两岸几乎所有的汉人村寨,杀光了男人,掳走了女人,抢完了他们的所有财物,但是由于他们没有大炮,也缺乏枪支,所以他们攻不下有城墙环绕的县城。


只有白彦虎与众不同,他成功的攻下了一座县城,泾县,他的老家,他对那里的城防了如指掌。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他带人悄悄的到了城下,他知道这段的城墙可以爬得上去,于是带着上百人悄悄翻了过去,然后摸到了城门边上,杀死了守卫城门的兵丁,接着打开城门,数千人一声呐喊,举着火把,提着大刀,一拥而入,那一夜,除了城里的穆斯林以外,7万多平民全部被杀死,没有留一个活口。


我们永远无法想象,白彦虎是怎么样的一个人,如果他还能被称作人的话,他居然能对这些昔日熟悉的街坊邻里下的了手,而且一个不留,只有最变态的精神病人,才会做出这样举动,但是我们知道,白彦虎并不是一个疯子,跟着他一起杀人的也没有一个疯子。


我们无法想象,心中要如何的黑暗,才能毫无恻隐之心,做到这一切,但是我们可以想象,那一夜是多么的可怕,所有那些无辜的人,他们一生老实巴交,从没有欺负过谁,为什么却有人丧心病狂的把屠刀挥向了他们,他们永远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,如果不给大家一个答案,谁能保证,这种事不会再次发生?


但是至少有四五本书说,这是白彦虎的第一个革命事迹,这些书曾经都是官方许可公开发行的,我不知道这些书究竟想鼓励什么,我们也不知道,在他们的心中,是不是也潜伏着一个恶魔。


在全面叛乱爆发了20天后,看到时机已经成熟,所有的穆斯林都没有回头路了,按照白彦虎他们事前的计划,叛乱的穆斯林首领们,在任五,洪兴,郝明堂的召集下,一起开了一个会,决定先合兵一处,乘西安兵力空虚,一举拿下省城。


西安城内,这时只有陕西提督孔广顺带领的3000人,还有刚刚赶来支援的甘肃提督马德昭率领的3000人,防守诺大的西安城,一个城垛都占不到一个人,而数万穆斯林,正在从四面八方涌向西安城,陕西巡抚瑛棨急的直跺脚,可是他却实在找不到人,这怎么守得住啊?他只能一封又一封的800里加急,发给慈禧太后,让她速发援军。


陕西的父老乡亲,全都陷在水深火热之中,生命危在旦夕,他们都期盼着一个大英雄,能驾着五彩祥云,来救他们于水火之中,那么谁才是这个大英雄呢?


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如果觉得本文有益,请分享到朋友圈。谢谢大家。

推荐信息